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产品中心

精彩库游戏网:精彩专题央视网徐庆华书法在央视《我的祖国》专题片绽放

时间:2020-05-14 15:04:33  来源:本站  作者:

  “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到处都有青春的力量!”1月3日下午,央视新闻频道播出《我的祖国》新年特别节目,上海交通大学师生以歌声表达敢为人先、勇立潮头的拼搏精神,唱响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奋斗担当。

  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副教授、上海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徐庆华题写隶书片名“我的祖国”。专题片采用了徐庆华在黄浦江畔书写巨幅狂草的镜头,气势恢宏,情感豪迈,传递出伟大祖国生生不息的力量,成为整部作品中格外亮眼的片段。

  2019年9月29日下午,“书写上海新高度——徐庆华巨幅狂草现场创作”活动在浦东滨江大道举行,徐庆华创作狂草苏轼词《念奴娇•赤壁怀古》,将书法艺术融入城市精神,300平方米巨制成就书法史上的传奇精彩库游戏网:精彩专题央视网徐庆华书法在央视《我的祖国》专题片绽放精彩著名钢琴家解静娴现场弹奏,书法与音乐跨界合作演绎精彩。

  现场创作活动得到各界关注,《上海日报》《新民晚报》《美术报》《上海书协通讯》等多家媒体予以报道,《书法报》和《书法导报》分别跨版刊登名家评价与反响。

  看了徐庆华先生在黄浦江边所作《苏轼赤壁怀古》书法视频,感到很佩服。300平方米,那是巨幅;100来字,平均每字3平方米,那是大字;再加是大草,起伏跌宕,安危全在瞬间。如此巨幅大字狂草作品,知者当然不会等闲视之。可以看到作者的双臂、腰身和双脚灵活而混然的完美配合,也可以想见作者目力极限处有心中意念的及时补救;更不用说体力与意志、精神、胆魄的相互借助生发,最后都集中由那支抑扬顿挫的大笔来呈现作者千思百虑的心中谋划,那种呈现,不管与理想有多远,都称得上生命力的搏奕,接近“生命本质的反映”。写巨幅作品不易,写大字作品不易,这是真正的书家都明白的,但却容易被一般的爱好者与江湖书法混淆而受到误解。其实作品不分大小,只要能打动人,都是好作品。庆华敢写大作品,能写大作品,写出了好的大作品,我向他表示敬意。

  我时常想,古代就有巨型壁画、摩崖石刻、特大雕塑;现代又出现数万人的团体操、场面恢宏的情境演出、大型交响乐、广场舞、名胜和闹市中的游人汇唱……所有这些都为人类文明、社会进步和大众美育起到了推动、催化的作用。这些奇思妙想、跨界融合、标新立异的艺术表现行为方式,往往给受众以喜出望外,以视听冲击,以心灵震撼,以长久记忆。企业服务公司名称徐庆华为庆祝新中国70华诞而举行的钢琴伴奏300平方米超大幅式书法创作活动,在上海浦东引来大众围观,在书坛乃至社会产生广泛影响。此一惊世骇俗的举动,实与上述艺术行为异曲同工,是书法艺术从文人书斋走向公共空间、从实用性书写转化为艺术性创作的必然产物和功能拓展。何况,身为艺术学博士、上海书坛领军人物、在书法研究与创作方面有颇多建树和荣誉的徐庆华,他在高度理性思考下的极致感性挥洒,与那些哗众取宠的江湖杂耍、俗举丑行,定是天壤之别!

  徐庆华老师是我多年的老朋友,早在90年代大家就在一起切磋书艺,纵谈艺术人生,记得那时他的篆刻经常在全国各种比赛展览中获奖,是一位青年才俊。后来,他又当了青年书协主席,再后来,我们一起进入了上海书协主席团。我注重草书创作,他则全方位长进,既搞篆刻,又写狂草,还在瓷器上做构图设计,这足以体现了他的才气。这次他的巨幅草书创作,应该说是一种跨界的艺术行为,边上的钢琴演奏,足以让人感受到书法的无声音乐钢琴的有声书法,因为两者都是讲节奏、讲虚实、讲韵律的。其实早在唐代怀素就在墙上写字,后来有诗人写到:忽然绝叫三五声,满壁纵横千万字。今天徐老师的这个书法秀,使我马上联想到了这个场景,只不过绝叫声变成了钢琴声。有意思的是,徐老师创作的场地在黄浦江畔,书写内容又是苏轼的《赤壁怀古》,显然这种精心的安排体现了书法已经越来越走进了社会,呼应了时代。琴声与涛声共鸣,如椽之笔与矫健身姿共舞,这确实给人以新的艺术享受。

  从书法艺术来讲,草书是最有表现力、最能抒发作者情感的一种书体,除草法、笔法熟练外,还要有高深的艺术表现力。徐老师以其独特的章法、雄健的笔力和粗犷的线条尽情体现了他的审美情趣,带给观众的是另一种书法之美,也许这就徐老师此次活动的初衷吧!

  徐庆华的草书,已经超出了传统书法艺术的审美视野,达到了新的境界。他具备深厚的传统功底,他行云流水的书风臻至化境,落笔有如云烟,观之若如蛟龙飞天流转腾挪,但他又不局限于传统书法艺术的表现力。在传统的基础上,他创造性地将书法艺术的审美领域扩展至新的境界,他的擘窠大字具有极强的视觉冲击力,他的运笔跌宕起伏中而不乏厚重稳健。

  同时,他很好地将现代科技与书法艺术相结合,在创作的同时利用新科技带来的便利,极大增强了书法的艺术欣赏力和其现场表达力,给观众不断带来书法视觉的盛宴,在书法界,引起了强烈的关注。

  海派文化具有极强的开放性和包容度,徐庆华的书法艺术正是基于这开放而包容的地方文化传统,而卓然独立于世的。

  书法发展到今天,内容实用功能因信息传递工具的高速发展而在减弱,但艺术实用功能却在加强。或者可以说,书法的艺术实用功能临近了她真正的高速发展阶段。今天,只要是基于书法传统底蕴的各种艺术思考与探索,都是有益于这门已传承了数千年的高深艺术的当代转型的。在这个意义上,观照徐庆华先生的巨幅狂草现场创作,便易见其现实价值。

  也是某年深秋,客于海上,夜饮后与袁卫平、蔡树农、车帝麟共赴徐庆华的工作室。不记得同行者是否还有其他人,只记得车开了好长一段路。还记得他的工作室四处摆放着非常多的小青蛙——瓷、铁、木等等各种材质的。“庆华”与“青蛙”,读起来音有些相似,想想好像两者也都是既安静也跃动的。

  那天我们穿梭于徐庆华的藏品与书法篆刻抽象画陶瓷作品之间,而他则在案头不停地挥写,即便在和我们搭话时也未放下手中的笔。

  其实他的书写早已从书斋走向了更广阔的公共空间。从校内到校外,从东部到西部,从国内到国外,辐射面越来越广。

  仅在2019年,便有5月于莫高窟标志性建筑九层楼前,在长20.8米、宽9.4米,总面积近200平方米专用布上,写下单字面积达25平方米的“守望敦煌”四个隶书大字;又有9月于浦东滨江大道,在长30米、宽10米的专用材料上狂草《念奴娇•赤壁怀古》,创作面积达300平方米。书体多有变化,作品越写越大。“鸿篇巨制”挑战的不仅仅是体力,不仅仅是与传统书写从创作工具到章法、墨法、手法的改变,更有书者的魅力——内在豪情通过即时的笔、墨、人的舞蹈,打动观者,激发观者,产生共鸣。

  “鸿篇巨制”创作正成为一种现象,其实也一直存在着一种危险,有时与江湖杂耍仅仅一步之遥。返观徐庆华这个个体,科班的专业训练保证了他的书写品质,庚续了伟大传统之正;篆刻的擅长使徐庆华对章法有一种出于本能的下意识,这对巨幅即时创作的意义不言而喻;不局限于一隅的现代艺术实践给徐庆华带来了心的自由,手的解放。徐庆华的探索,从主题、时尚与传统的融合、书法特质的葆有乃至身体作用肌群协调性的训练等诸多方面,为我们这个时代的探索提供了可资借鉴的样本。

  不由得又想起徐庆华工作室中的“青蛙”们,想起青蛙从静止状态突然的一跃,那在水面之上划过的画面,让人难忘。

  两千多年来,笔墨书写一直是中国人传承文化和思想的主要方式,从传文记事的书写发展成为表意抒情的书法,其精神意蕴与视觉形态构成了一套完整的审美体系。随着现代社会发展,书法创作的视野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袖藏轴携的作品已经不足以填充巨大的建筑空间,于是大型书法应运而生。

  徐庆华的创作可以说是大型再一次升级,在这里空间载体是开放的公共广场,书写成为表演和事件。书写这从面向纸面的掌控者成为浸入纸体的生成者。

  徐庆华推动书法进入一个新的创作领域,在一个远远超出单向视野的平面中纵横睥阖,与其说是写字不如说是用生命与空间的极限搏击。

  庆华兄在浦江之滨的艺术活动成为一道惹人注目的文化风景,因此也引发出一系列的话题,我注意到很多话题都是关于书法的,比如书法艺术的当代表现及其在公共属性上面的拓展;而在我看来,庆华兄的举动虽然是以巨幅书法的书写而展开的,但是从活动本质上来看,跟传统意义上的书法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它实质上应该是一场具有行为艺术特征的公共艺术活动。在这里,书法不是目的,只是一种手段或者说是一种途径,是一种让观众更容易被带入的“诱饵”,就好比当代艺术中的水墨艺术,实质上跟真正意义上的中国传统水墨画除了材料工具外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但就是因为运用了和传统绘画相同的工具材料而引起了更多的关注。

  互联网时代的艺术传播力是电视时代不可比拟的,传播的内容也不断地在拓展。伴随中国传统书画从文人墨客的书斋逐步走向社会化、公众化,书画艺术的私人性空间日渐逼仄,公共属性愈发被强化,这是时代的要求,也是大势所趋!

  庆华兄虽然在篆刻和书法上成就斐然,但他从不固步自封,他的个性中有着倔强和不羁的一面,特别是在他对于抽象艺术和色彩构成的迷恋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在艺术上的勃勃野心。

  作为公共艺术或者行为艺术的书写行为,是对于传统书法的异化,庆华兄是一个和现实生活、时代潮流贴近度很高的跨界艺术家,如果仅仅把他当作一个篆刻家或者是书法家,那就太小看他了!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