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最后更新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技术文库
《战史文库》生死邂逅大西洋:杀手视角
时间:2019-10-10 17:13:41  来源:本站  作者:

  :1940年11月5日黄昏时分,“贾维斯湾”号辅助巡洋舰在爱德华·费根上校的指挥下,进行了皇家海军历史上最壮烈的战斗。面对占据绝对优势的德军“舍尔”号重巡洋舰,“贾维斯湾”号以羸弱的身躯、贫乏的火力拼命战斗,与德舰纠缠了22分钟之久,从而为HX 84船队的多数船只赢得了生机,而费根和他的大部分部下为此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舍尔海军上将”号猎杀HX 84护航船队的血腥过程是由成功击沉一艘单独航行的冷藏船开始的。1940年11月5日14时27分,前桅了望哨的报告揭开了狩猎的序幕。

  “是孤船!”克兰克舰长向众人宣布了他的判断:“可能是偏出船队的辅助巡洋舰,我们已经来不及规避了。航海长,靠上去!没有其他办法了,只能检查一下,然后将其击沉。”

  “舍尔”号的副炮向那艘船的前方开了三炮,示意停船,对方立即停了下来。“舍尔”号又用信号灯发出警告:“不得使用无线电!”在炮口的威胁下,那艘船果然没有发出警报信号。“舍尔”号派出登船队对这艘船进行了检查,并且弄清了它的身份:英国冷藏船“莫潘”号,登记吨位5389吨,在西印度群岛和利物浦之间从事香蕉运输。

  德国人将俘获的68名船员转移到“舍尔”号上,之后于16时05分用105毫米炮和37毫米炮将“莫潘”号送入海底。这是“舍尔”号在战争中击沉的第一艘敌船,但克兰克真心希望没有遇到它,因为在这艘孤船身上消耗的时间可能让“舍尔”号错过更丰厚的猎物。

  “据我所知,这是一艘无辜的香蕉冷藏船。”克兰克舰长生气地说道:“我们却不得不花上一个半小时将其击沉!”

  “呐,这才是我们真正的目标!我们要抓住整支船队,而不是一条小鱼!”克兰克如释重负地说道:“航海长,我要去前桅那里看看!”

  他慢慢地扶着梯子爬上前桅指挥台,用望远镜向烟迹出现的方向观察,镜头中只见朵朵烟团向墨迹一样点缀在海天线艘船,您怎么看,佩特森少尉?”

  正在前桅负责观察敌情的佩特森少尉战前曾是汉堡-美国邮船股份公司的船长,他对于北大西洋航线上的各国商船都非常熟悉。

  “不能,舰长先生。不过,打头那艘轮船左侧的那艘船甲板建筑有些特别,看起来好像是辅助巡洋舰,我没认错的话,应该是跑伦敦到澳大利亚航线的……”

  “我想也是辅助巡洋舰。”克兰克舰长打断了少尉的话:“您看,它正转向从船队中偏出,很明显我们已经被发现了。它开炮了吗?……不是,那是探照灯信号!”

  “肯定是辅助巡洋舰!可能是这支船队唯一的护航舰。”克兰克望着南面浮现出越来越多船影的海面得出结论。“向信号技术军士传令,如果敌人发出信号询问我们的身份,就立即回复同样的信号,让他们以为我们也在盘问。我们得先稳住它,这样我们就有时间靠得更近!”舰长向身边的火炮军官解释道。

  “敌人打出了身份识别信号!”奥托信号军士报告道,“舍尔”号按照克兰克的命令做出回应,但是“贾维斯湾”号并没有看到“舍尔”号的信号,很可能因为德国人的探照灯没有对准“贾维斯湾”号的舰桥,总之德国试图拖延时间的小把戏没有奏效。

  ■ “舍尔”号前部上层建筑的露天观察平台,背景中可以看到前主炮塔的尾部,近景处是司令塔顶部的大型测距仪。

  “敌人发射红色信号弹!船队开始掉头向周围散开并释放了烟幕!”传令兵传递了信号甲板的报告。猎物开始逃命了,猎人必须动手了!

  舒曼少校实际上早就向各炮位下达了预备开火命令,现在只需要给他们分配具体的目标。“主炮目标:辅助巡洋舰;副炮目标:油轮!”

  16时42分,“舍尔”号前主炮塔的三联装283毫米舰炮进行了第一轮齐射。伴随着炮弹飞出炮膛,整个舰体都摇晃起来,从炮口喷吐出浓密的烟雾犹如一张厚重的棕黑色幕布在舰体前部迅速展开,将前主炮塔、舰桥、前甲板,乃至整个前桅楼全都覆盖起来。在经过23秒的飞行后,三枚炮弹落入目标前方的海面上,激起三道粗大高耸的白色水柱,在海风吹拂下化成一片水雾,几乎完全遮蔽了辅助巡洋舰的身影。枪炮长立即根据弹着点进行修正,与此同时,指挥台上的红色指示灯点亮了,意味着主炮装填完毕,进入待发状态。

  ■ “舍尔”号的姊妹舰“斯佩伯爵”号的后部主炮塔特写,德意志级装甲舰配置了6门283毫米舰炮,火力相当强大。

  经过修正后,“舍尔”号的下一轮射击采取前后主炮塔全齐射的方式。与此同时,那艘辅助巡洋舰的舰首也闪现出开炮的橘红色火光。

  “贾维斯湾”号的炮弹大多落在距离“舍尔”号相当远的海面上,只有一发炮弹落入军舰的尾流中。主传令兵走到舰长身边报告说:“监听室报告,敌人正在发出无线电警报信号。”

  此时,“舍尔”号上由第二枪炮长指挥的150毫米副炮击中了那艘油轮,就是航行在队列最前方的“圣德梅特里奥”号,甲板上顿时陷入火海,而“贾维斯湾”号的中部上层建筑也升腾起熊熊烈焰!

  “这帮家伙还真是勇敢!”克兰克望着竭力挡在船队前方的辅助巡洋舰,略带惋惜地说道:“如果我们想截住船队的话,只能把他们送进地狱了!”

  这时,他耳边再次传来主传令兵吉尔施的声音:“来自监听室军官的报告,截获敌军无线电报,声称在纽芬兰以东1000英里处遭遇德国军舰袭击。”

  “舍尔”号的主炮和副炮一发接一发地向船队射出致命的炮弹,炮口焰和中弹船只上燃起的大火将天边染成一片血红。

  克兰克舰长让一位传令兵通过舰内广播向全舰通报交战情况,以便让从未经历过真正海战的舰员们,尤其是那些在甲板下无法看到战场的轮机部门人员,能够感受到战斗的氛围,他知道即便只是听到炮声和击中目标的报告,也能让水兵们无比兴奋,士气高涨!

  “敌船在试图释放烟雾进行掩护!主炮目标,敌辅助巡洋舰中部剧烈燃烧,舰桥火势较小,仍在用尾炮开火。”传令兵继续向克兰克舰长汇报观察到的战斗情况。“敌辅助巡洋舰再次中弹,发生剧烈爆炸,火焰高度几乎与桅杆齐平,但他们还在开炮!副炮击中油轮,目标全船起火,正试图转向逃跑,逐渐被其他船只释放的烟幕遮蔽。”

  副炮指挥官判定那艘燃烧的油轮无论如何都会完蛋,因此下令将炮口转向一艘登记吨位3000吨,正用尾部火炮开火并试图逃进烟幕中的货船,再度投入射击。

  在这场紧张、嘈杂而狂暴的战斗进入高潮时,夜幕也悄然降临了,身负重伤的“贾维斯湾”号依旧在顽强地向“舍尔”号开炮,这种死战不退的举动终于让克兰克失去了惯有的冷静和耐心。“所有火炮向辅助巡洋舰齐射!”他向枪炮长咆哮道,完全没有平日那种温文尔雅。

  副炮的炮口开始慢慢转动,指向“贾维斯湾”号,现在“舍尔”号的全部火力都集中到它身上,终于一枚炮弹直接命中了“贾维斯湾”号的船尾,为这场绝望的战斗画上了句号。

  “目标船尾中弹,燃起大火!尾炮停止射击!敌船停航,正在缓慢下沉!”传令兵像广播员一样继续直播着战斗进程。

  “枪炮长,将目标转移到左侧的那艘客轮上,那可能是一艘运兵船。航海长,向右舷转向。”克兰克认为终于摆脱了那艘舍命死拼的辅助巡洋舰,现在可以放开手脚收割战果了。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手表,从交战开始“舍尔”号与“贾维斯湾”号整整纠缠了22分22秒!现在,船队唯一的护航舰正像火炬一样在海面上燃烧着,摇曳着,让人联想起古时维京人独特的船葬场面,这些不列颠人身上不也流着维京人的热血吗?

  “舍尔”号开始向新的目标开火,就在它依令转向时,那艘大型客轮向右舷转舵,从浓密的烟幕中钻了出来。炮弹飞越暮色笼罩下的大海向客轮呼啸而去,枪炮长舒曼少校注视着目标,随时向舰长报告射击情况。

  “敌人在不停地变化航线,舰长先生!它在其他船只之间穿插航行,这些家伙还真是狡猾!”这时,一声爆炸从远处传来。“命中船尾!”舒曼兴奋地喊道:“漂亮!继续打!”

  “监听室报告!”传令兵又传来新的消息:“截获英国客轮‘朗伊蒂基’号的报警电报,称遭遇斯佩伯爵级袖珍战列舰的袭击,此外他们还报告了遇袭方位!”

  ■ “舍尔”号向商船进行炮击的画面,由于受到“贾维斯湾”号的阻击,该舰最终只击沉了HX 84的5艘商船。

  “舍尔”号的主炮开始向视野里距离自己最近的一艘船开火,副炮则重创了另一艘货轮,可能是登记吨位3082吨的“安达卢西亚”号货船,但它最终得以逃脱。当海天线完全隐没在昏黑的夜幕中,“贾维斯湾”号不惜生命的战斗显示出了价值,船队中的大多数船只已经向东、东南和南方逃脱了,从“舍尔”号的利爪下赢得了一线生机。

  当然,并不是所有船只都那么幸运。一艘登记吨位仅有1000吨的小型货轮和登记吨位5201吨的“特雷维拉德”号货轮在蓝黑色的夜幕下被德国人的探照灯抓住。“舍尔”号的副炮几乎瞬间就把那艘小货轮撕成碎片,直到舰长下令将火力转向另一艘更大的货船“麦丹”号,登记吨位7980吨,并最终将后者也彻底摧毁了,至于“特雷维拉德”号在遭到“舍尔”号的集火攻击后在几分钟内就沉没了。

  “舍尔”号继续在黑暗中搜索着,没过多久就在右舷方向发现了一艘登记吨位5225吨的货船“肯班角”号和另一艘较小的货船。“舍尔”号的主副炮一起开火,炫目的炮口火焰、炸雷般的爆炸声,拖着明亮轨迹的曳光弹,还有炮弹入水时激起的高大水柱,共同交织出一幅宛如地狱的图景,而“舍尔”号则以23节的高速在这幅画面中肆意地虐杀,在强劲的海风中摇动的火焰在海面上投下颤动的光斑,狂野的海浪预示着一场风暴即将到来。

  ■ “舍尔”号在战前的留影,可见舷侧的150毫米副炮。在与HX 84船队的交战中,“舍尔”号消耗了一半的副炮弹药。

  正在变坏的天气进一步限制了“舍尔”号的搜索视野,只有桅顶的雷达能够不受干扰地寻找目标,并成功捕获了向东南航行的“比维福特”号货轮,它随即遭到“舍尔”号的炮轰并猛烈燃烧起来,最终被一枚鱼雷炸沉。“比维福特”号在遭到攻击时,不断地发送无线电报,在通报自己遇袭的情况外,也描述了“贾维斯湾”号英勇的战斗经过,并声称德国军舰正在一艘接一艘地击沉船队中的船只。当“比维福特”号迎来终结时刻之际,“舍尔”号的无线电室监听到它发出的最后一条悲惨的电文:“再会,我们即将死去……”

  截至此时,“舍尔”号为攻击HX 84船队而消耗的弹药量已经相当惊人:主炮发射炮弹228发,约占主炮弹药储备的三分之一;副炮更是发射了564发炮弹,约占副炮弹药总数的一半!

  “我们得收手了!”克兰克舰长做出了决定:“鬼知道他们拼命地发出那么多电报会引来什么呢。我们要赶在8日前和补给舰‘诺德马克’号会合。现在几点了?”

  “我们还可以向西再搜索一个小时。敌人肯定认为我们会继续在北面的海域逗留,或者以为我们前往法国某个港口,要么干脆返回德国,但是他们不会想到我们的狩猎才刚开始,我们要往南面继续航行!”

  “舍尔”号的执着得到了回报:20时17分,舰上再次响起警报,一艘登记吨位4955吨的货船“弗雷斯诺城”号突然出现在几乎与“舍尔”号平行的航线米距离上将着这艘现代化的内燃机货船轰沉,使其成为11月5日这场海上杀戮的最后牺牲品。

  ■ 英国海军“罗德尼”号战列舰的官兵们聚集在甲板上悼念“贾维斯湾”号的蒙难者。“贾维斯湾”号的奋战避免了HX 84船队蒙受更大的损失。

  战斗打响后,“舍尔”号潜入大西洋对于英国人来说已经不是秘密了,而且HX 84在第一时间就把德国袭击舰的方位通报给后方,现在已经没有必要继续隐藏自己的存在,克兰克舰长索性打破无线电静默,堂而皇之地向柏林汇报攻击HX 84船队的情况,宣称击沉了86000吨的商船,而英国海军部后来证实,包括“莫潘”和“贾维斯湾”号在内,总共有7艘船被“舍尔”号摧毁,共计52884吨。

  克兰克舰长从舰桥、无线电室以及各处了望哨那里汇总了所有关于战斗情况的报告,并与那些商船船长出身的预备军官们一起结合舰船识别手册进行了研究,列出了一份击沉船只名单,与英国后来公布的损失清单存在很大的出入。其实这并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因此遇袭沉没的商船大多是在黑暗中被击沉的。在夜色中高速航行、频繁机动且能见度不良的情况下,任何人都很难准确辨认出攻击的目标到底是什么船,加上己方火炮开火的巨大轰鸣,炮弹命中引发的爆炸,还有笼罩在船队上空的烟雾,既有商船故意释放的烟幕,也有船只燃烧散发出的浓烟,所有这一切都会影响到观察结果,并导致观察员做出错误的判断。

  “新航线度!”许贝纳少校向值班军官下令。此时,海面上翻卷起惊涛骇浪,“舍尔”号就在这个风暴之夜中摇摇晃晃地向南驶去,驶向新的目标和新的胜利。

  下期预告:当“舍尔”号向HX 84船队开火时,“圣德梅特里奥”号是最先遭到攻击的船只,尽管它拼命规避,并用仅有的火炮进行还击,但注定无法避开德国人的炮弹。“舍尔”号精准的火力很快将“圣德梅特里奥”号变成一艘火船,而船上装载的上万吨汽油随时都可能被点燃并发生爆炸。无论在德国人眼中,还是在船员们看来,这艘油轮必沉无疑,无奈之下,韦特船长下令弃船。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