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最后更新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技术文库
般若文库 贤愚经—富那奇缘品第二十九(01)
时间:2019-10-11 11:29:31  来源:本站  作者: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放钵国。有一长者。名昙摩羡(此言法军)。于彼国中。巨富第一。时长者妻。生一男儿。值出军征伐余国。因字其儿。号曰羡那(此言军也)。后复生儿。值王出军征讨得胜。复字其儿比耆陀羡那(此言胜军)。二子长大。各为娶妻。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当时放钵国有一位长者,名叫昙摩羡(汉语:法军),是国内第一巨富。当时长者的妻子生了一个男儿,正遇上本国出军征伐他国,于是给儿取名叫羡那(汉语:军也);后来又生一个儿子,正值国王出兵征讨得胜回来,于是给这个儿子取名叫比耆陀羡那(汉语:胜军)。两个儿子长大后都为他们娶了妻子。

  尔时长者。遇疾困笃。数召诸医。瞻养其病。看视医师。甘饍尽供。医贪利养。欲遗残病。逆怀奸诈。更与余药。使病不瘥(注1)。时有一婢。供养长者。饮食汤药。恒知时宜。

  当时长者得病,困苦加剧,屡次请多位医师来察看调养他的疾病。来看病的医生,他家都供给美味佳肴,医生贪图利养,想让他留些病。就心怀奸诈,给他吃无关的药物,使他的病不能痊愈。当时有一个奴婢,服侍照顾长者的饮食汤药,一直是恰如其分。

  白长者言。从今以去。此诸医师。不足更唤。恶意相误。病更不瘥。今我自当。如前法度。随病所须。更莫唤医。婢便看养。长者得瘥。于是其婢。白长者言。大家。我看大家。瞻视供养。病得除瘥。唯当垂愍。赐我一愿。

  她对长者说:“从今以后,这些医生没必要再叫来了,他们心怀恶意,耽误您的病情,使您不得痊愈。我现在开始按以前的方法,根据病情的需要来照顾您,再也不要请医生了!”从此这个奴婢便看护长者,不久便痊愈了。于是这个婢女对长者说:“主人!我看护主人,照顾起居,供养饮食,您的病得以痊愈,只希望您能怜悯满足我一个愿望!”

  长者告曰。卿求何等。时婢便言。欲得大家与我共通。若不见违。当从我志。长者不逆。即遂其愿。交通已竟。便觉有身。时婢怀妊。十月已满。生一男儿。其愿满足。故因字其儿。名富那奇(此言满愿)。

  长者问她:“你想求什么呢?”于是婢女就说:“我想与主人私通,若不见违就满足我的意愿!”于是长者便同意了她的请求。私通后,婢女便知道怀了孕。她怀孕十月期满,生下一个男儿,因她满足了自己的心愿,所以给儿子取名叫富那奇(汉语:满愿)。

  端正福德。宜于钱财。善能估贩。种植治生。倍获盈利。所至到处。无有不吉。虽复禀受长者遗体。才艺智量。出过人表。然是厮贱婢使所生。不及儿次。名在奴例。

  此儿长得端正英俊,具福德相,适合管理钱财,善于经商,从事种植等生计都能获得丰厚的利润,所到之处没有不顺利的。他虽然秉承了长者的天赋,才能、技艺、智慧超众,却因为是卑贱的奴婢所生,不够作儿子的资格,只列在奴仆中。

  尔时长者。复婴痼疾(注2)。困笃着床。将死不久。遗言殷勤。告其二子。吾设没后。慎勿分居。长者被病。虽服医药。不能救济。奄致命终。尔时二子。承用父教。共居一处。经历年载。值时有缘。欲至他国。贾作治生。各以家居妇儿。付嘱富那奇。为我看视斯等大小。及家余事。悉用相累。正尔别去。

  这时长者又患了不治之症,病情危重躺在床上,临死前,殷切告诫他的两个儿子:“我如果死了,你们千万不要分家!”长者为病所困,虽然服药也没能挽救,不久命终。当时两个儿子听从父亲的教导,一起居住,经过了几年。正好当时有机会到其他国家去作生意,两个儿子便各自将家中的妻子、儿女托付给富那奇:“为我看护家里老少以及办理家里的其他杂事,”把所有事情都委托给他后,就离开了。

  于时富那奇。即受其教。营理家事。时二兄子。数往其所。求索饮食及余所须。时富那奇。称给其意。随其所求。买索与之。卒值一日无钱持行。胜军小儿。白富那奇。我今饥渴。与我饮食。

  于是富那奇按照他们的话管理家里的事务。当时两位兄长的儿子经常前往他那里,索要饮食及其它的所需,富那奇尽力满足他们的心愿,要什么就买来送给他们。偶尔有一天富那奇身上没有带钱,胜军的小孩对富那奇说:“我现在很饥渴,给我些饮食。”

  手中无钱。索食叵得。小儿嗔恚。往语其母。今富那奇。怀情不普。见伯父儿。随意给称。我从索食。独不见与。母闻儿言。恨心便生。云此婢子。敢怀偏心。

  因为手里没钱就没有买食物给他,小孩没有得到,就心生忿怒,便去告诉他的母亲:“今天富那奇很不公平,看见伯父的儿子,要什么给什么,我向他要吃的,唯独不给我。”母亲听了儿子的话,心生愤恨便说:“这个婢女的儿子,竟敢有偏心!”

  胜军还家。其妇及儿忿心未息。具以上事。向胜军说。胜军闻之。倍怀愤怒。此婢子奴。敢违我教。薄贱我儿。吾当杀之。怀情已定。求兄分居。兄敬父敕。即时不可。

  胜军回到家中,他的媳妇和儿子怒气未消,将前面发生的事告诉胜军,胜军一听极其愤怒:“这个婢子竟敢违背我的嘱托,瞧不起我的儿子,我要杀了他!”心里主意已定,就请求与哥哥分家。哥哥遵重父亲的遗言,没有立即答应他。

  胜军懊恼。数求不止。兄见意盛。察其所规。知弟怀恚。意不得已。即可其言。听各分居。弟以家财。一切所有。养生园宅。用作一分。以富那奇。用作一分。以此二分。恣兄取之。谓兄取财。规自取富那奇。而欲杀之。

  胜军十分恼怒,屡次不停地请求。哥哥看出他心里急切,就观察他的意图,知道弟弟心中怀恨,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接受他的要求,同意分家。弟弟将家中所有财产以及养家田宅作为一份,将富那奇作为一份,将这两份让哥哥随意挑选。以为哥哥会选择家财,打算自己取富那奇以便杀他。

  兄知胜军心害富那奇。慈心怜愍。取富那奇。空将妻子。单罄来出。依余家住。时富那奇。问其嫂曰。与我少钱。欲用买薪。兄嫂答曰。唯有五钱。即解用与。时富那奇。持此五钱。诣市买薪。见一束薪。卖索五钱。

  哥哥知道胜军心里想谋害富那奇,慈心怜悯便选择了富那奇,只带着妻儿,空手而出,依靠别人家居住。有一次富那奇对他的嫂子说:“给我一点钱要买些柴。”嫂子答道:“只有五文钱。”就拿给他。当时富那奇拿这五文钱去集市上买柴,看见一束柴要卖五文钱。

  时富那奇。即买其薪。雇以五钱。寻见牛头栴檀香木在薪束中。意甚欢喜。持薪归家。取此香木。分为十段。值王夫人热病之极。当须牛头栴檀香木。摩以涂身以除其病。举国推觅求之叵得。

  于是富那奇就买下那捆柴,给了五文钱。不久发现柴束中有牛头栴檀香木,大喜过望,拿着柴回到家中。取出香木分成十段,正赶上国王夫人得了极重的热病,需要牛头栴檀香木磨成粉,涂在身上治病,举国上下寻找也未能找到。

  即令国内。谁有香木一两。当与黄金千两。时富那奇。往应王募。持一小段。用奉王家。王如本令。偿千两金。如是展转。十段香木。悉皆售尽。得金万两。因用起居。园田舍宅。象马车乘。奴婢畜生。家业于是。丰富具足。过踰于前。合居数倍。

  于是国王诏令国内:“谁有一两香木,就可付给他千两黄金。”富那奇便前去应召,拿一小段敬奉给国王。国王如诏令中所言,赏他千两黄金。如此展转,十段香木皆已卖光,共得到一万两黄金。用这些黄金置办田园、房舍,购买象马、车乘、奴婢、畜牲,于是家业丰足,比先前合居时还富上好多倍。

  尔时复有五百贾客。相与结要。欲入大海。唤富那奇。共为伴侣。富那白兄。求共采宝。兄即听之。给其所须。及伴往至大海。如意取宝。自重而还。

  当时又有五百商人相约要到大海取宝,叫富那奇一起去。富那奇对哥哥请求同五百商人一起去取宝。哥哥同意了,给了他所需的花费,于是就与同伴前往大海。如意取得财宝,个个满载而归。

  来至中道崄难之处。众人咸见阎浮提内有三日现。怪问导师。今三日出。是何瑞应。导师答言。汝等当知。一是正日。二是鱼眼。其间白者。此是鱼齿。今水所投。黑冥之处。是鱼口也。最为可畏。我等今者。无复活路。临至鱼口。定计垂死。

  船行到途中危险之处,众人都看到闻浮提内有三个太阳出现,十分奇怪地问导师:“今天出现三个太阳,是什么样的瑞兆啊?”向导告诉他们:“你们要知道:这三个中,一个是真正的太阳,其它两个是鱼的眼睛,中间发白的是鱼的牙齿,现在水所流入的黑暗的地方是鱼嘴,最为可怕。我们今天已没有活路了,等到了鱼嘴我们必死无疑!”

  有一贤者。敬信佛道。告语众贾。唯当虔心称南无佛。三界德大。无过佛者。救厄赴急。矜济一切。最能覆护苦厄众生。唯佛神圣。愿救危险。济此诸人。毫牦(注3)之命。

  其中有一位贤士敬信佛道,便对商人们说:“我们应当虔诚称念‘南无佛’。三界之中功德再大也没有超过佛的,救护众生于危急之中,怜愍济度一切,最能荫护受苦受难的众生。只有佛最为神圣,愿救此危险,保护我们这些人微弱的性命!”

  时摩竭鱼。闻称佛名。即还闭口。沉窜海底。众贾于是。安隐还国。时富那奇。取大金案。以诸妙宝摩尼珠等。庄累积满。奉兄羡那。长跪仰望。白大兄言。我已为兄。积畜财宝。舍宅所有一切具足。子孙七世。食用不尽。唯愿大兄。听我出家。

  这时摩竭鱼听到称念佛的名号,便闭上口,沉入海底。商人们于是平安地回到国内。当时富那奇取出一个大金盘,装满摩尼珠等奇珍妙宝,奉送给兄长羡那,长跪仰望,对大兄长说:“我已为兄长积蓄了财宝、舍宅等生活所需的一切,这些财富可使您子孙七世都受用不尽,恳请兄长允许我出家。”

  羡那答曰。吾不相违。但卿少年。未达人伦。佛法要重。持之甚难。比更数年。乃可遂意。富那奇曰。大兄当知。人命无常。斯须难保。前在大海。值摩竭鱼。吸船趣口。命危垂死。蒙佛神恩。得济余命。唯念垂许。听在道次。兄即听之。

  羡那答道:“我不反对你的想法,但你现在年轻,还不谙世事,佛法艰深,很难掌握修持,再过几年,才可满足你的愿望。”富那奇说:“兄长应知人生无常,须臾难保。前时在大海里遇上摩竭鱼吸船入口,生命垂危几近死亡,仰仗佛陀恩德才得以保全性命,因此只希望请你准许我出家修道!”兄长便同意了。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